但是

2020-06-17 20:26

为什么白领的负担会越来越重?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分析,2011年个税改革时,国家要减轻中低收入者的负担,但是白领这一群体的利益并没有考虑进去。

由于没有太多余钱,耿小姐连想给自己充个电的钱都出不起,而工作加班加点更是家常便饭。为了让自己光鲜一点又少花点钱,她只在大打折时才会光顾商场。

白领多缴了税,但政府很多优惠政策却跟白领无关。比如说住房政策,低收入群体买不起房,但是可以有经适房、廉租房、公租房,而白领只能买市场房。在房地产市场,“要么特别有钱,要么特别没钱,白领属于夹心饼干状态。”

2012年11月,十八大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,报告提出“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”。对此,财政部学者有一个观点:真正需要收入翻一番的人群是中等收入者,只有让中等收入者收入翻一番,中国才有望变成合理的“橄榄型”社会,这也是收入分配改革“扩中”的目的。

林江表示,无论是国家拉动内需的角度,还是从关注白领的生存境况来说,都应该增加白领的收入。

近年来,在高物价和高房价的压力下,仅凭写字楼的月薪已难以支付各种生活花费。“白领”一词,有了另一层含义:发了薪水,交了房租房贷生活费,摸摸口袋,工资又“白领”了。

“我肯定不是新白领,哪有月入两万。”从事文化工作的王先生打趣道。工作已有十年的王先生称得上是资深白领,有房有车,工作相对自由,但是在月薪上、在闲暇时间、在时尚上,都远远没有达到“白领新标准”,“这年代,谁不是时间换金钱,2万元的收入,还朝九晚五,哪个老板肯给?”

王先生的收入并不低,税后月入过万,但是在这十年中,他的工资增长并不明显,特别是,他觉得自己生活压力越来越大,钱越来越不经用。“一个月的房贷就要六千元,养车一千多元,孩子教育和保姆费每月3000多元,还要给老人生活费……月光是必然的,好在还有另一半,总算能够达到收支平衡。”

“我们并不是这个社会的最弱势群体,并不要求政府将更多的资源放在我们身上,但是,我希望自己的收入增长能追得上物价,赶得上房价,跟得上这个社会快速发展的节奏。”王先生表示。

近日,一条有关“白领新标准”的微博,再次成为网络热门话题。按照这一标准,能够称得上白领的,不仅要高达2万元的收入标准,还要有房有车有闲有品,众多网友表示自己又拖后腿。

2013年2月,社会期待了8年之久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终于揭起了它的红盖头,国务院批转了发改委、财政部和人社部等部门《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》,这份《意见》描绘了今后收入分配领域的一个蓝图。这份《意见》的目标之一: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,“橄榄型”分配结构逐步形成。

林江表示,房价教育文娱等方面的消费这几年涨得很快。“如果家里有个要读书的孩子,或者生病的老人,一些白领的负担会非常重,这使得很多白领不敢结婚。”

“月入两万,还不如说是年入两万呢。”耿小姐是个职场新人,在一家大型国企做广告,月入四千元,工作三年了, “职位一动不动,薪水涨了800元,房租涨了300元,加上其他物价涨幅,涨了等于白涨,是个彻彻底底的‘白领’。”

当时的变化一是将个税起征点从2000元提升到3500元,另外一点是撤销了15%和45%这两个档次的税率。起征点变化之后,低收入群体的确少缴税了,高收入群体可以通过公司支出避开个税,但对于月入超过一两万的白领来说,他们的个税避无可避,1500元的起征点提高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,而超过10%的税率之后直接跨越到20%,其缴纳的个税反而增多了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1年全国个税总额为6000亿元,2012年还是6000亿元,个税收入并没有变化。

耿小姐表示,新白领十标准她没有一项能够达到。她甚至觉得自己收入不比农民工。在她看来,农民工的工作很辛苦,但工厂一般还包吃包住,她却什么都要自己支付。一个月下来,农民工还能省下点工资,她却是月月光。

实际工资水平有“越来越往下走”的趋势,让白领这一群体对自身的定位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他们是纳税主体,他们是消费主力,他们也是未来建立橄榄型社会的主力军。但最近十年,他们的收入水平不仅与富裕群体的差距越来越大,收入增幅也赶不上低收入群体和企业退休人员……这个群体就是“白领”。在这个劳动者的节日里,白领一族的最大梦想就是,让自己的收入追得上物价,赶得上房价,跟得上这个社会快速发展的节奏。